当前位置: 彩世界 > 财经在线 > 正文

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年青打工者希望不再,富士康

时间:2019-09-12 13:45来源:财经在线
中国郑州4月6日电(记者 Sui-LeeWee)---八年来,张淑香首次离开内陆的穷村庄,她曾在20家工厂工作过,现在在富士康组装厂。她希望这是最後一次在工厂打工。 香港10月12日电(记者

中国郑州4月6日电(记者 Sui-Lee Wee)---八年来,张淑香首次离开内陆的穷村庄,她曾在20家工厂工作过,现在在富士康组装厂。她希望这是最後一次在工厂打工。

香港10月12日电(记者 James Pomfret)---苹果iPhone代工制造商富士康目前又面临滥用劳工的指责。两份报告指出,尽管富士康在跳楼事件後承诺改善工人待遇,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图片 1

图片 2

4月4日在郑州一人才市场拍到的图片。CHINA-WORKER/ REUTERS/Stringer

2010年6月1日,劳工团体在台北国际电脑展举办地发起游行,抗议富士康等公司的滥用劳工行为。REUTERS/Nicky Loh

26岁的张淑香效力过的东家有生产咖啡机的、珠宝、苹果LED屏,现在这家厂是生产是电脑主板。她每次辞职,都是抱怨薪水低,监工不讲道理,然後跳槽到另一家工厂。

其中一份报告是根据中国大陆及港台20所高校师生对1,700多名富士康工人的采访而写成,报告谴责富士康让工人工作过长时间,实施军事化管理,工作环境不安全,低薪雇用大量职业学校学生和实习生到车间工作,以削减成本。

当被问起富士康的生活时,她说到:“工厂干活太累了。”她计划6月前离职。

富士康及其母公司鸿海集团表示,该报告提出的指控“证据不足”,并称公司给工人的薪水和待遇很好。

“去年开始,我一直告诉自己,我再也不想进工厂了,但不知不觉地现在仍在这儿。”

富士康已发表声明,对国内外媒体援引上述报告提出的指控矢口否认。

张淑香代表了中国无数年轻打工者的期待和机遇转变。这些来自农村的劳动力把中国变成了世界工厂。

近些年,本田汽车等跨国公司大规模招聘中国职业和技工学校的学生,支付较低薪水,以获取更多利润。

年轻打工者的态度转变,让数以千计的制造商面临挑战,例如富士康及其最大客户苹果。这些制造商以为一直会有便宜顺从的劳动力。

富士康跳楼事件发生後,鸿海集团承诺提高工人薪酬,削减加班时间,在中国内陆新建工厂,以便打工者可以离家更近,作为改善其在华约93.7万名工人处境的措施。

继富士康苹果代工厂因工作环境恶劣遭抨击後,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承诺,将继续给员工加薪,并削减工时。

但上述报告指出,调研人员在今年6月至8月采访富士康工人後发现,工人的工作量并未减轻。

张淑香目前在主板组装线工作,工厂位於郑州郊区一座工业区内。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3月底来华时曾参观过该工厂。

另一份由香港民间团体“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撰写的报告称,尽管富士康承诺到10月会将工人基础月薪提高至2,000元左右,但目前在富士康的一些工厂,许多员工的工资仍仅略高于最低薪资水平。

张淑香称,在决定是否辞职前,她准备先等等看,看富士康和苹果签署的协议能带来多少改变。

两份报告均指出,富士康大量低薪雇用年轻学生和实习生。但富士康对此予以否认,称实习生在员工中的比例仅约为7.6%,而且员工加班属于自愿行为,公司也尽力阻止实习生加班。

满足张淑香等农民工的心声对中国政府来说十分关键。官方估计,中国农民工人数为1.59亿。这些打工者比上一代农民工更年轻、受良好教育更好,技术更为熟练,很多是家里的独生子女,因此不愿接受父母一代艰苦的工作环境。

“富士康当然并不完美,但我们非常认真地看待我们对员工的责任,”公司声明说。

他们还越发关注自身权益及服务业等就业机会的增加。

编译:黎黎 发稿:段晓冬

香港工人权益组织中国劳工通讯发言人克罗塞尔(Geoffrey Crothall)称:“当他们觉得权益受到侵犯,没有获得应有的东西时,他们愿意集体行动、罢工、停工和抗议。”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工人们知道,如果他们坚持到底,要求加薪,改善工作环境,老板……将不得不答应他们一些要求。”

经济学人信息部中国资深分析师林德康(Duncan Innes-Ker)称,各种因素完美聚集到一起,为工人的加薪呼吁提供支撑:中国经济持续增长、政府政策支持提高最低工资,以及人口分布数据。

北京咨询机构Dragonomics预测,未来12年,中国15岁至24岁打工者人数或将减少三分之一,新一代蓝领将有更多薪酬谈判空间。

2011年中国打工者平均月薪同比上涨21.2%,至2,049元,广东等沿海地区薪资更高。即便近期出现加薪,打工者薪资水平仍比西方发达国家低许多。

**“我不加班”**

近日的一个下午,在河南郑州一家劳务市场外,有人在仔细浏览墙上的招聘广告。许多公司招聘门店经理、销售助理和会计,薪水从1,200元到6,000元不等。

22岁的谢闻曾是一名护士,当被问及是否考虑工厂职位时,她看起来吓了一跳。

“条件听起来不错,但都是些无意义的工作。如果想多学点东西,就得加班,”她还说到,不希望下一份工作“太辛苦,我不想上夜班,我不加班”。

她的朋友靳金27岁,一个月前从药店辞职後,一直在找工作。靳金称,她辞职是因为工作“没有意义”。自2004年,她换过三四次工作,现在希望找到一份销售工作,月薪在2,000元左右,每月有4到6天假期,还有餐饮补助和加班费。

人群中一名姓杨的先生正招聘电话推销员。他发放的招聘传单中写到,月薪3,000元到5,000元,但没有太多人感兴趣。

“人们现在很挑剔,想要高薪,上班地点离家近,工作不用承担什麽责任。我认为,这不现实。”

**“吃苦”**

张淑香的哥哥张俊峰也在富士康工作,30岁的他称:“这种变化主要出现在年轻打工者中,尤其是90後。他们一生气就辞职,很少人能吃苦。”

当被问及自己与父母生活的不同时,张俊峰笑了,“那个时候,哪儿有这麽多工厂?那个时候只有公社。”

尽管工作单调乏味,张淑香称,郑州工厂的条件好於她以前工作过的深圳龙华富士康工厂。她现在每天工作约八个小时,每月有八个休息日。

富士康给她提供每月1,550元的基本工资,高於头一年的1,320元,另外还有加班费。她住在四人间宿舍,每月租金150元。

回想起2010年在深圳富士康工厂工作,她说到:“那里的工作让我们想说‘我们是人,不是机器’。”

编译:黎黎 发稿:王燕焜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编辑:财经在线 本文来源: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年青打工者希望不再,富士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