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彩世界 > 国际交流 > 正文

奥巴马的广岛之行

时间:2019-09-16 20:47来源:国际交流
奥巴马之行对日本的确也有不利影响。最麻烦的是,日本人在印象里对自己身份的认识更是错综复杂。他们既是二战中的施暴者又是战争的受害者。在广岛和长崎投下的那两颗原子弹无

奥巴马之行对日本的确也有不利影响。最麻烦的是,日本人在印象里对自己身份的认识更是错综复杂。他们既是二战中的施暴者又是战争的受害者。在广岛和长崎投下的那两颗原子弹无疑体现了日本在二战中的惨痛代价。但如果拘泥于核武器给日本带来的伤痛,却对日本对其它国家的伤害只字不提,只会帮助日本淡化甚至挑战其认识,使其忘记自己的施暴者身份。毋庸置疑,那些在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事件中死于非命的民众是受害者。但他们到底因何而死?简单来说,他们是核武器的直接受害者。但同时,他们更是日本军国化道路上的牺牲品。他们死于日本政府对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的苦苦挣扎之中,死于爆炸事件发生后政府对灾后工作的漠视与不作为。这是日本首先要明确的一点。受害者也好,施暴者也罢,看不清导致广岛悲剧的真正原因才是最让人感到痛心疾首的。

奥巴马五月底将到日本参加G7峰会并计划于5月27日参观广岛。70多年前,美国在广岛投下原子弹,使整座城市毁于一旦,死伤数万。奥巴马此行将使他成为第一位在任期间访问广岛的美国总统。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上周在广岛的和平公园进献花圈,随后,便公布了这一消息。克里之举似乎是在为奥马巴之行铺路。

消息一出,全美关于在任总统是否应该访问广岛争得面红耳赤。支持者认为,这将是美国向命丧核武器之手的无辜受害者致敬的绝佳机会。反对者则坚信,尽管奥巴马不会明确致歉,广岛之行就等于承认美国向日投射原子弹既不合法也绝非道德。这将动摇美国在二战中的战胜国地位,挑战美国人的集体记忆。

大西洋另一头的争论事实上超出了本文的讨论范围(毋庸置疑,美国自己在原子弹的使用上有诸多困难要解决)接下来,让我们站在日本的立场上考虑一下这个问题,想一想:奥巴马的广岛之行究竟对日本有利还是有害呢?

对于支持者而言,奥巴马之行无疑将有助于日本更好地推进无核化运动。奥巴马因致力于核裁军运动而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如此看来,他似乎是帮助日本推广无核化的最佳人选。尤其是在朝鲜反复进行核试验的当口,日本和朝鲜的天壤之别必将借此展露无遗。日本致力于无核化进程,是一个爱好和平的民主国家。而朝鲜一心要用核武器威吓邻里,是个十足的流氓国家。奥巴马之行也将巩固美国与日本之间的同盟关系。美国希望获得日本民众的支持,以进一步开展同日本在军事方面的合作,应对中国在东亚的崛起。

这些都是支持奥巴马参观广岛的最好例证。但奥巴马之行对日本的确也有不利影响。

首先,奥巴马之举实则与日本现任政府推行的核能政策背道而驰。福岛核电站泄漏事件发生之后,公众反对核能的呼声非常之高,以至当时的民主党政府承诺,将在2030年后数十年里全面弃用核能。2012年,支持核使用的自民党政府在选举中大败民主党政府。这一承诺成为了一纸空谈。选举胜利使得安倍晋三再回首相之位,他计划:到2030年,核能将担起全日本20%的供电大任。尽管遭遇强烈反对,他依然打算在全国重开核电站。美国是世界上持有核武器的超级大国。考虑到日本当局的政策导向,奥巴马作为大国领袖参观广岛,势必令人想起核能巨大的杀伤性,将无核化运动重新引入公众视线。尽管无核化运动反对核武器的使用,与反对核能的利用大相径庭,在日本,两者的关系相当模糊,往往被同时列入政府议程。奥巴马之行因此为反核运动注入新动力,并提供必要指导,必将让安倍政府头疼不已。

此外,奥巴马之行很可能弄巧成拙并造成一系列连锁反应,对日本产生不利影响。尽管日美双方都想尽一切办法强调奥巴马不会对广岛原子弹事件做出道歉,日本方面也不会有此要求,但人们很难不把广岛之行和道歉联系起来。国家领导人的任何访问都是具有象征意义的,奥巴马之行的任何细节都将颇具深意。这也是该访问在美国如此具有争议性的原因。在日本,争论也相当激烈。

22年前的一场插曲为上述观点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例子。1994年,日本天皇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按照计划,他将在夏威夷参观珍珠港。但这一计划在最后一刻被取消了。日本政府对临时变卦三缄其口。无疑,最大的原因一定是为了避免人们将天皇的访问视作日本对美国1941的突袭致歉。一些日本学者从一开始就反对珍珠港之行。针对这一事件,他们一反常态地真情流露,表明了自己的考量。他们为了维护政府的地位甚至说道:“美国从来没有一位总统访问过广岛和长崎,我们天皇为什么一定要访问珍珠港呢?”

如此说来,如果现在美国总统访问广岛了,是否意味着日本首相,甚至日本天皇,将在珍珠港忏悔致歉以示回应呢?进一步说来,如果这一假设成立,那么其它曾一度饱受日本践踏蹂躏的亚洲国家又将作何回应?他们要求日本领导人访问南京、马尼拉、新加坡以示公平,这样的请求似乎也合乎情理。换句话说,奥巴马的广岛之行会让日本政府再次陷入直面本国暴行的窘境。针对日本那段“不光彩的历史”,日本政府不得不再次需要与其它国家达成和解。

最重要的是,外国领导人执意访问广岛和长崎是沉溺过去的表现,这与安倍所提倡的“未来志向”并不相容。自安倍的第二个任期以来,他一直为在新世纪打造一个全新的日本堆砖砌瓦。安倍这种“向前看”的态度,在他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70周年的主题演讲中可见一斑。他也在准备自己的竞选演讲期间于不同场合多次含蓄地表明自己的意向。“学术界和国际社会对‘侵略’一词未有定论。”、“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说法。”、“一味重复过去村山富市在这一问题上的措辞是毫无意义的。”“未来志向”这一提法其实合情合理,特别是鉴于日本现在的形势,人们更应夹道欢迎。话说回来,如果安倍所指的“向前看”是指着眼未来,而回避难以启齿的过去,日本又怎么会强求其它国家重溯历史,再揭伤疤呢?

更麻烦的是,日本人在印象里对自己身份的认识更是错综复杂。他们既是二战中的施暴者又是战争的受害者。在广岛和长崎投下的那两颗原子弹无疑体现了日本在二战中的惨痛代价。但如果拘泥于核武器给日本带来的伤痛,却对日本对其它国家的伤害只字不提,只会帮助日本淡化甚至挑战其认识,使其忘记自己的施暴者身份。毋庸置疑,那些在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事件中死于非命的民众是受害者。但他们到底因何而死?简单来说,他们是核武器的直接受害者。但同时,他们更是日本军国化道路上的牺牲品。他们死于日本政府对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的苦苦挣扎之中,死于爆炸事件发生后政府对灾后工作的漠视与不作为。这是日本首先要明确的一点。受害者也好,施暴者也罢,看不清导致广岛悲剧的真正原因才是最让人感到痛心疾首的。

(作者为耶鲁大学福克斯学者,时任东京大学访问学者,青年观察者茅慧隽译自中美聚焦网,文章转自观察者)

编辑:国际交流 本文来源:奥巴马的广岛之行

关键词: